新闻资讯

News

水皮杂谈:证监会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时间:2022年06月20日
       苏州人宁可与聪明人争吵, 也不愿与糊涂人交谈。正因为如此, 郭树清就任证监会主席时, 水皮并没有和很多圈内朋友一起给新任主席写信。事实上, 如果新任董事长对中国资本市场问题没有自己的理解, 那么专家学者的意见将是一派胡言。如果新主席有自己的看法, 那鼓就不用敲了, 迟早会有共识。 3月7日, 妇女节前夕,

证监会召集水皮等6名市场人士征求意见。用姚刚副主席的话来说, 证监会各部门负责人悉数到场, 阵容比董事长办公会议还要强大, 刘继鹏激动得差点泪流满面。心情复杂地抱怨着。他已经三年没有机会坐下来与证监会领导面对面讨论交流了。以刘继鹏的资质, 跟证监会对话还是那么难。可想而知, 管理层是如何理解舆情和舆论的。当然, 思想和方法之间存在差异是不可避免的。或许,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中国股市如此不正常, 不仅与经济发展不同步, 而且与全球资本市场不同步, 妄图称霸世界。水皮的讲话重点讲了三个方面, 一是宏观改革, 二是新股发行, 三是投资者保护。这三个方面的问题表面上看似无关, 但内在逻辑是一样的, 没有证监会制度。新股发行制度不会有突破, 新股发行制度不会改变, 资源配置不会因恶化而调整, 投资者将保护是一种愚弄人的美好愿望, 是一种自欺欺人的乞鱼。先说宏观改革。 “十年增长率为零”, 这不仅是对前任董事长的嘲讽, 也是对指数的愤怒。但是你有没有想过, 这正是过去十年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状态, 就是原地打转。在相当多的领域, 政府的权力没有减少, 反而不断扩大;国有企业经营不仅没有退出, 反而不断加强;行政干预非但没有减弱, 反而越来越广泛。权力越大, 干预越大, 责任越大, 与公众期望的距离也越大。很多时候, 政府陷入了吃力不讨好的境地, 左右为难。作为这个政府体制的一部分, 中国证监会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有人用“5月2日”“白黑”来形容发行部门的工作状态, 但结果如何呢?用水皮就是“利国害民”。为了避免做人的尴尬, 只有一种方法, 要么选择做人, 要么选择不做人。什么是改革?改革一直是放权放权。中国过去十年的改革之所以没有动力, 是因为那些年的改革者要么取得了成功, 要么成为了既得利益者。大家都知道, 新股发行形成了从发行审核到保荐中介, 再到金融公关的完整产业链利益链。赚取承销费如果你投资PE, 你的家族企业上市后将成为亿万富翁。取消评审的想法, 恐怕也只有郭董事长这种敢提的“愣小子”了。恐怕它会变成一个硬汉。不过, 我敢说, 毕竟, 我也不敢比我想象的更欣慰。我认为郭树清进入社会的起点是发改委。改革在当时已经作为基因植入了他年轻的心灵。在接下来的改革过程中,

我们还是有一定的期待。证监会要舍弃自己的生命, 割断自己的权力。首先要做的就是理顺现行的监管体系, 回到监管者的位置上, 也就是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切断与交易所的所谓上下级关系, 与自己保持距离来自所谓的直管证券公司。只有与市场主体保持相对独立的关系, 才能行使监管职能。事实上, 上交所和深交所的成立都早于中国证监会。均为地方会员制交易主体, 不隶属于中国证监会。在前线的旗帜下, 两所交易所莫名被占用为中央单位, 证监会副主席成为两所当然主席, 交易所总经理成为两所副总裁中国证监会。有我, 我有你, 没有敌我之分, 你就是我, 我就是你, 证监会怎么监管交易所?至于证监会直管证券公司, 就是一个笑话, 无论是监管与被监管的关系, 还是父子关系, 其他证券公司如何维护“三公开”, 增加的是部门指定负责人为证券公司董事长。没有官商之分, 也没有政治经济之分。他们如何在市场上形成权威?越位和缺席是事情的两个方面。如果你不回到你的位置, 你就会越位。如果你控制了不该控制的东西, 你肯定不敢不想控制它, 它会造成空缺。我们可以拭目以待郭树清会选择哪个部门和环节。
       先说新股改。很多人认为IPO改革是技术问题, 所以围绕着所谓的价格转, 在市盈率上争论不休。有人提出15次, 有人提出30次, 一旦进入定价辩论, 就没有答案了。 , 因为早期证监会给出了窗口指导, 16倍市盈率一直是原来的标准, 但炒作的事实给了所谓市场化定价的理由和选择。
       事实上, IPO的“三高”问题只是结果, 不是原因。根本原因在于, 证监会变相“越底”, 管了不该管的价格, 却管不了该管的总量。多少钱?它是市场主体交易的结果。一个愿意战斗, 一个愿意受苦。只要没有霸凌、欺骗、强买强卖,

发审委根本就没有控制权。新股的发行价格由上市公司及其股东决定。 , 看好就叫千元每股, 不看好就叫每股一分钱。至于有的人炒新股, 有的人不炒新股, 证监会的监管也轮不到你。这就是把市场的力量还给市场, 把交易的自由还给人民。那么证监会应该怎么做呢?毛呢布?管内总额包括社会融资总额和个股融资总额。水皮一直认为, 在中国当前的经济形势下, 证监会在三个委员会中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 这与美国证监会的边缘化不同。融资分为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直接融资的主要形式是股票市场融资。
       间接融资主要由银行贷款构成。中国一直以来间接融资比例大, 直接融资比例低。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一直是政府工作报告的主题。近几年, 信贷额度指标的管理并未提及, 直接以社会融资总额作为控制指标。已知数据告诉我们, 证券市场年融资额超过1万亿元, 而银行信贷则控制在8万亿元左右。看起来这两个数字相差很大, 但要知道, 1万亿元是被证监会的一个窗口控制的。 , 而八万亿分散在无数银行之外。刚刚过去的2011年, 中小企业融资难在历史上触手可及。这不是最困难但更困难的情况。社会融资总体不足, 但个股普遍超额融资。宝贵的社会资源被无限浪费, 责任不能归咎于上市公司。只能说, 证监会没有起到全盘管控的作用。也就是说, 证监会不知道自己怎么办?这不是和第一个问题密切相关吗?对于个股而言, 融资总额是筹集投资资金所需的金额。各家公司之所以需要准备招股书上市, 不是为了给老股东赚钱, 而是为了说明融资的目的。旅程和期望, 无论是真是假, 都是需求的表达。对于任何一个独立的市场主体来说, 拥有资金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没有限制, 越多越好, 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为了实现有限资金的合理分配, 必须有外部约束。既然发审委已经对上市公司的融资总额进行了审核, 上市公司应当按照规定执行。否则, 它会检查什么?至于个股的价格, 这是公司的事, 只要不违反公司法规定的不少于公司首次发行股份的25%的规定。对于市场而言, 融资总量是一个市场能够维持、交易所稳定健康发展的最大额度。中国股市创造了世界奇迹。在不断下跌的过程中, 市值已经最大化。反过来, 市值最大化的过程又导致中国股市不断的跌跌撞撞。 IPO的无序、乱发自然是罪魁祸首。 , 前面有一个中小板,

一个现有的创业板, 后面有一个国际板。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指望环境会发生变化“牛短熊多”是痴人说梦吗? !为什么郭董事长在问到审查制度能不能取消的时候, 反应这么大?一个没有完全控制权的管理层, 一个毁掉长城的管理层, 一个逆市而行的管理层, 一旦取消审查, 就等于倒闭。交易所去中心化会不会形成恶性竞争?审查制度迟早会取消, 我PO的发行权迟早会下放给交易所, 但证监会必须认清自己的立场和责任, 义无反顾地承担起控制社会直接融资总量的责任。管理总量,

放开价格, 这是水皮对发行新股的建议。最后, 我们来谈谈投资者保护。投资者需要保护吗?如何保护?是保护他们的投资权益还是保护他们的投资收益?股市博弈的交易规则决定了这个博弈是大多数人赔钱的博弈。
       因此, 投资者需要保护的不是投资收益,

而是权益。收入不能被保护, 也不应该被保护。如果今天讨论的第一个问题和第二个问题都没有答案, 那么投资者将不会在这场博弈中拥有平等的地位, 而一个不断培养超常规的机构投资者的市场已经明确将普通投资者置于在被侮辱和掠夺的状态下, 人是剑客, 我是鱼, 我们如何保护?所以, 平等是前提, 没有平等就没有保障。这并不意味着投资者保护局与此无关。相反, 还有很多服务可以做, 比如风险提示。大多数投资者不会每天都去媒体收集政策信息和个股的报道以及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警报。证监会完全可以要求各大券商在自发的手机交易信息中加载管理层的官方提醒和个股提醒。郭董事长表示, 市盈率40-50倍的股票, 如果没有苹果和微软的前景, 可被视为“有毒金融资产”, 证监会提倡看重为什么Investing不通过日常的移动终端向投资者灌输这种理念?听不听取决于投资者, 也取决于管理层。如果你说你需要说的话, 你会尽力而为。如果你不听你应该听的, 你就应该赔钱。这就是所谓的桥和路。三个建议仅供参考。
12.66404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