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News

外资股比限制7月底取消 中国飞机制造业再降准入门槛
   时间:2022年06月16日
       北京报道称, 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吸引了世界顶级飞机制造商销售产品, 并与中国企业开展相关产业合作项目。 当中国将研制国产飞机作为制造业升级的重要目标, 最终同意开放飞机制造领域的外商投资准入限制时, 一些为此筹备已久的外资企业 终于可以拿定主意了。 下一轮布局的全新姿态。 这包括欧洲干线飞机制造巨头空中客车公司(以下简称“空中客车公司”)。 自1985年开始与中国通过零部件分包生产开展产业合作以来, 空客在中国建立了包括飞机总装在内的整套飞机。 、交货、零部件采购、分包生产和研发, 包括比较完善的地方产业合作体系。 在新的市场开放承诺和空客自己寻求数字化转型战略的时候,

这种合作似乎迎来了一个新的机遇。 放开外商投资准入限制 6月15日, 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有效利用外资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 从政策层面明确了中国政府在 博鳌亚洲论坛不久前将全面开放制造业。 的承诺。 在这项新措施中, 明确提出飞机制造业将取消或放宽外资准入限制, 这也意味着包括干线飞机、支线飞机、通用飞机、直升机、无人机在内的各类飞机制造 车辆、航空器 2018年行业将取消外资股比限制。6月28日晚, 商务部发布新版《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办法(负面清单)》, 公布该办法 , 并规定自2018年7月28日起实施。目前, 空客与波音在中国成立了多家合资企业, 如哈飞空客复合材料制造中心有限公司、天津波音复合材料有限公司、 有限公司、上海波音航空改装维修工程有限公司等, 多与航空业等企业共同成立 受到中国本土航空制造企业的青睐。
        “这种开放给行业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好处,

不仅对于外资企业, 对于我们在中国的合作伙伴, 对于国际飞机制造行业来说, 政策的开放都会更有利于 走向国际 空中客车中国CEO徐刚不久前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空中客车已经全面融入中国多年, 政策的进一步放开也将让我们积极寻求新的机遇。
        中国。在更高水平上扩大合作的机会。 作为在中国深耕多年的飞机制造企业, 空客在天津建立了一系列本土飞机, 包括单通道飞机总装线、双通道飞机完成交付中心等。 将天津定位为亚洲制造中心, 此外还包括哈尔滨、西安等地的零部件生产合资等一系列合资项目。
        对外资开放。飞机制造行业与外资合作已有20多年。在这些合作中, 中国的飞机制造业已从初级加工能力逐步发展为顶级供应商。 同时, 它已经开始具备复合材料的加工制造能力, 直至参与完整的飞机组装过程。
        同时,

当地研发部门也可以参与新车型的研发。 其中,

海量飞机采购订单的背后, 是不同层次的技术积累、制造能力和人才储备的逐步提升。 徐刚告诉记者, 空客与西飞在单通道机翼项目上经历了多代合作。 它是目前中国航空制造企业能够生产的技术含量最高、复杂程度最高的大型零部件。 是我国航空制造业的标志性工程。 事实上, 徐刚本人也得益于空客本土化的不断深入。 在成为空客中国CEO之前, 他作为天津港保税区的代表之一, 深度参与了空客天津单通道飞机总装线的引进。 在“落地”的全过程中, 他还曾在空客和天津自贸区、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天津总装有限公司担任主要领导职务。 在相对保守的航空制造领域, 中国政府官员的角色可以转变为外资企业在中国的决策者,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空客在中国的本土化战略并不肤浅。 目前, 空客在天津的单通道飞机亚洲装配线已经运营了10年。 目前已交付366架,

并开始增加产能。 2020年实现月产6架的目标。 过渡到最新的 A320neo 系列。
        随着宽体机的建成和交付中心的启用, 中国现役数量最多的A330系列宽体机也可以从天津交付。 国产化的未来 作为空客最直接的竞争对手, 美国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也很早就参与了与中国制造商的分包生产合作, 所有民机产品也不同程度地使用了中国制造的产品。 部分。 此外, 波音还在中国成立了复合材料制造企业。 但在总装环节, 依然坚守美国, 这也与其一贯的本土化制造战略有关。 即便如此, 由于市场影响力巨大, 波音公司仍首次在中国完成了最新单通道机型737MAX系列的部分后期建设。 与中国商飞的合资公司竣工交付中心将于明年在舟山开业。 事实上, 虽然当前的传统民航产业竞争仍以产品体系、供应链和成熟的技术标准为基础, 而刚刚起步的中国本土航空制造业也希望通过开放的政策向世界学习。 . 有了更多顶级厂商的经验, 本土化的研发和制造仍然只能解决问题。 从长远来看, 能否把握行业未来发展方向, 尽早布局实现“弯道超车”, 似乎是中国航空制造的事。 公司有机会缩小与顶级制造商的差距。 同样, 传统的飞机制造企业也已经开始关注在不断变化的技术环境下可能给行业带来的变化。一个非常重要的步骤是数字和创新技术的转型。 “除了在传统飞机产品上进行合作外, 我们其实可以结合一些目前看来与飞机没有太大关联的东西, 在一些空白领域进行探索, ”徐刚在接受包括本报在内的记者采访时表示。 他在专访中表示, “比如自动驾驶、无人机、大数据和物联网等, 结合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工作, 在一些应用还没有成熟的领域取得了一些突破。 这也是我们正在考虑的问题。” 空客去年底与深圳签署合作协议, 宣布将在深圳设立中国创新中心, 加速航空领域创新, 在飞行体验、机网连接、新能源、航空航天等领域发展。 城市航空运输 研发与产品化 空客选择在深圳建设第二个全球创新中心, 一方面深圳在技术研发、产业化、国际化方面具有全球竞争优势,

另一方面, 中国拥有 制造业升级的同一个目标, 也满足了相当一部分空客对数字化转型和新业务领域探索的需求, 如果能在这个领域找到新的合作机会, 其意义显然不亚于搬家。 世界最先进的飞机装配线到中国本土生产。
12.17043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