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News

[试剑]江湖血——碧血狂沙
   时间:2022年07月30日
       你的人生能有多少选择?生活能经得起时间的磨砺吗?亲情、友情、爱情, 哪个更重要?面对生死, 我们的答案是……如果你去过西域, 你一定听说过这个故事。 *****NO.1 白玉与夕阳的沙漠, 变成了另一个世界。白天的灼热不再, 取而代之的是刺骨的寒冷。夜晚的风也是干冷的, 吹过一个又一个沙丘, 透过沙粒的缝隙, 响起无数鬼魂的哀嚎。 “谁说这世上有鬼, 我不信, 如果有的话, 死在我剑下的人不都变成了鬼来抓我吗?”滇虹对此不予理会。 “你, 别开玩笑了, 我们对黑暗中的鬼神很虔诚。”她清脆的声音从风中传来。 “这也是你对沙漠的迷信, 走路也要给鬼让路吗?” “你说的话是亵渎神明, 会受到惩罚的, 我会日夜为你祈祷, 祈求真神饶恕。”听她的声音严肃到易红不禁为之动容, “为了我?”我现在很想看看她的表情, 但他们背靠背坐着。一个朝北, 仰望七星;一个人朝南, 仰望月亮。 “今晚的月光真美。”她小声说。 “是啊, 又大又圆。”他只能同意。皎洁的月光洒在沙滩上, 泛着银白色的光芒。每一粒沙子都仿佛被染成了晶莹剔透, 像一颗耀眼的钻石。 “我出生时, 满月光华, 所以我父亲给我取名‘白玉满堂’。”她第一次和最后一次说出你的名字。 “白玉满堂”?这是一个女孩的名字吗? “你父亲一定很爱你。” “我从没见过他。” “那……” “我也没有见过我妈妈, 她是我姑姑养大的, 我听她说, 我妈是我生的, 我死后, 我爸就再也不会回来了。”第一次听她说起自己的生活, 易红就感到一种陌生的亲切感。是因为他也是孤儿, 还是被她的坦率感动?仰望明月, 明月能知人心? “你呢?” “我?我是什么?” “除了当杀手,

你还有什么故事?你家在哪里?你父母在哪里?你有兄弟姐妹吗?中原一点红不是你的真名吧?”强行封锁他的记忆被扭曲打开, 存在多年的记忆痛苦的倾泻而出。从哪儿开始?小红, 你还敢面对过去吗? *****三杯酒, 哪杯无毒?鹤顶红的强大谁不知道?谁经历过过肠的痛?还有谁会以微弱的勇气独自死去?他想都没想, 举起中间的杯子喝了下去。相信它?三分之一的杯子是无毒的?喝酒也是死。不喝酒, 就没有退路。为什么要在死前无畏地战斗。如果是一杯毒酒, 那就完蛋了。但他并没有死。是的, 他喝了酒, 而且确实是剧毒, 但他活了下来。从那以后, 他的命运就不同了。 “从今天开始, 你就是中原的红点, 收下这把银剑, 从此你就是一个无情的杀手。”那个声音已经萦绕在一点十余年。红耳朵。有时他也想过放弃, 但他也记得, 他曾经说过:“原来的我死了, 只有中原有点红。”十多年来, 他是为自己而活吗?你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吗? *****小红抱头呻吟, 记忆之门再次关闭。 “你没事儿吧?”白宇关切的问道。终于又看到了她的脸。如满月般静谧温柔, 如白玉般美丽无瑕。小红微微一笑, 痛苦的表情瞬间消失,

“为我祈祷吧。” ***** 如果我能用心记住这个夜晚, 我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 *****NO.2 血刀 “你要杀的, 是一个叫血刀的人。”白玉冷冷的说道, 看着远方。小红低着头没有说话, 默默擦拭着陪伴了他多年的银剑。表面上, 他看起来很平静, 但他不知道有多少想法在他的心中闪过。一条价值50万两黄金的生命, 可真是一笔大买卖!这是一个伟大的角色!光是想想就兴奋。金钱不是刺激他的主要原因, 但练武的人, 应该永远没有对手。这辈子若是能遇到一两个真正的高手, 杀戮也不是浪费时间。 “我会告诉你这两天他的情况。”他们已经走了半个月了, 距离进入沙漠已经三天了, 他们还要继续深入沙漠。这么多天来, 除了那个月圆之夜, 一点红和白玉几乎没有什么交流。不管怎样, 她把钱花在吃饭和住宿上。她说走就走, 说停下就停下。小红永远不会说一句话, 她懒得说, 也懒得问。问她是不是想问也没用我说的时候会说, 但不是现在。 ***** “明天我们将抵达此行的目的地, 西火神宗的主祭坛。” “那血刀也是火圣宗的人吗?” “不, 他是妄图毁灭和毁灭火圣宗。人!”白玉满堂说这话, 眼中带着怒容和怒意, 仿佛不再是一点点红, 而是那把血刀。一电红目前掌握的情况是:血刀, 男, 大约四十多岁的时候, 用一把赤焰血刀从半年前的某个地方入侵圣火教, 斩杀了众多追随者, 其中包括两名守护者。此人残忍、暴虐、嗜血。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恶魔和吸血鬼。这些评论都是白玉满堂自己加的。有点红色可能有点夸张。因为所有的死亡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 没有人能证明那是血刀。 “除了他还能是谁?自从他和那个叫冷无烟的家伙来到圣火教之后, 几乎每天都充满了血腥和死亡!” “冷无烟?!”滇红叫道。 “什么?你认识他?”白宇转过身来, 没发现自己红着脸有什么不对劲。 “没有, 我刚才声音沙哑, 发出了声音。” “他是血刀之子, 人称冷血刀。”换成别人的话, 一点红都很难有这么大的反应, 但冷无烟的名字一出, 却是真的让他大吃一惊。冷无烟是谁?他是一点红一生中唯一的好朋友、好知己、好兄弟。四年前, 他来到中原, 与一典红互不相识, 结成了生死相知。虽然多年一点消息都没有, 但一电红还记得和他一起醉醺醺地嘲笑红叶轩的情景。而现在, 他要杀的, 竟然是他朋友的父亲?我的头又疼了。声音再次响起:“小红, 这辈子你会忘记自己的, 你没心没肺, 这辈子都不提亲情二字!”真的有那么一天让自己无情吗? *****NO.3 沙漠飞凤白玉是圣火教的一员, 一点红对此毫不怀疑, 只是没想到她在教内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她是教会中确立的圣人, 也就是未来的领袖。圣火教一直是处女教主, 而现任教主则是满脸白宇的姑姑。 “阿姨, 这里是中原一典红, 我带他来的。”大殿里虽然堆满了火把, 但还是显得阴森森的。因为所有火把的火焰都是绿色的, 像鬼火一样飘忽不定。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圣火吧。会众恭恭敬敬地站着, 双手朝下。这种场合和气氛, 让一点红很不自然。 “你是不是有点红?”教廷面前一片漆黑, 什么都看不清楚, 只有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 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支撑着。 “据我所知, 江湖上只有一点红, 也就是下。”小红耐心地回答了这个无聊的问题。 “听说你从来没有失手过, 哼, 你的语气不小。” “杀人不是游戏, 要么你死, 要么我死。既然我还活着, 可见我并没有撒谎。”这确实不是谎言。 “好, 很好。”第一个好字一落, 一道火光直冲红脸门而来, 快如闪电, 气势如断竹, 让人猝不及防。白玉惊呼一声, 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轰”的一声, 大殿中央腾起一个火球, 光芒耀眼。烟雾散去之后,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这里。当然什么都没有。是不是炸了? “好厉害, 不愧是圣火教教主, 佩服!”一道微红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所有人都抬起头来。大殿顶的横梁上坐着一个人摇摇晃晃的坐着, 眯着眼睛, 带着似笑非笑的微红。白玉满堂激动的喊道:“为什么, 你……”一点红偷偷对着白玉满堂做了个鬼脸(平时很少见)。这样的)。这就是你所说的面试吗?一块蛋糕。 ***** 那天晚上, 一点红一夜未眠。他经历过冷无烟的武功, 和他不相上下。薛道既然是他的父亲, 那他的功夫自然就更高了, 这件事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更何况, 中间还有一个好兄弟, 不知道能不能再狠一点。 “苏苏。”屋顶传来轻微的噪音。小红是夜猫子, 即使睡着了也不会错过任何花里胡哨。他一站起身来, 没有拿剑,

直接闪身出了门, 冲上屋顶。他的动作又快又轻, 落地时没有一点声响。
       他一直对自己轻松的工作充满信心。前方二十米处, 有一道淡淡的影子, 骤然一闪, 转身向南, 似乎是朝着主祭坛而去。那个位置, 好像白宇说的, 是师父修炼功法的地方。禁地中的禁地。好吧, 我们来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经过一炷香的追踪追击(因时间和体力有限, 略去), 影子和小红一个接一个的来到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说秘密, 是因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石室。 “当你走进一个房间时, 四面都是墙壁。”简单的外表下往往隐藏着神秘的事物。这一点, 易鸿深信不疑。果然, 黑影敲在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 墙壁缓缓裂开, 竟然是一扇石门!他颤抖着消失在墙上。萧红并没有看清自己敲墙的具体位置, 总之, 面前是另一堵光秃秃的墙。不过, 他觉得没有必要跟进。石室肯定是领导的姑姑。他将耳朵贴近冰冷的石墙。这么厚的墙能听到什么声音吗?怕别人不行, 小红可以。自从他换了脸, 变成了一个新人, 身体的各个部位都变得异常敏感。这石墙倒是挺厚的, 不过因为厚, 里面的人可以毫无顾忌的大声说话。他们万万没想到, 墙外有一只窃听的耳朵。那么, 小红到底听到了什么? “你在这里做什么?”那个声音是领袖。 “凤凰, 是我, 求求你, 不要对我这么残忍。”白玉说, 她姑姑的名字叫‘沙漠飞凤’。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凤凰吗? “你还想让我笑着跟你打招呼?20年前你对我做了什么, 现在还怪我?” “这么多年了, 你还怪我。我不是回来了吗? ”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人, 你还有脸回来!” “别怪我, 凤凰。不告诉我就离开真的是不得已而为之。 ““困难?你半死不活的时候, 谁救了你?你不报恩情, 却来骗我, 说你家没妻儿, 所以我相信你, 把一切都给你……可是你……你知道我的苦吗?我的仇恨? “我知道你对我很好, 我发誓我没有骗你。是的, 我确实有妻子, 但我从小指头就结婚了, 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我有早就想和老婆离婚, 本想和你做神仙夫妻, 没想到家里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味的等待, 只知道喜欢你, 等你回来, 却不知道“不认识你……”和我格格不入。我也想和你续约, 但我不得不离开家乡, 活在绝望之中。这么多年, 我一直在想你, 想你的样子, 想我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我曾经派人打听过你的情况, 谁知道你已经成为新的领导了。我, 我以为你忘记了我。”那你为什么要回来打扰我停滞不前的生活?” “我知道, 任何解释都无法让你原谅我。 20年这个概念太长了, 再捡起来必然是双倍的痛苦。但这次的目的是帮助你。你知道圣火教有危险吗?, 我是为此而来的。 ” “是你, 是你差点毁了火神教!自从你来了, 会众一个接一个地死去。你是怪物, 杀人犯! ”沙漠飞风的声音越来越激动。“我承认是有原因的, 是我出的, 但绝对不是我!你听我说……”全部死在赤焰血刀之下。这把刀可是失传多年的圣物, 当年我给你偷的!听到这话, 小红吓了一跳, 连忙整理了一下刚刚听到的东西:1这个男人是血刀 2 20年前和沙漠飞峰有染 3 20年前没告诉他 千万不要, 现在就回来 4 一回来就杀几个人在教。凤凰, 大家可以恨我不信, 但你不能!”什么蹩脚的诗, 小红忍不住想笑, 顿时一口闷棍打到了我的身上。头。冷月沉默了?白玉满了?接下来的话更直接, 更令人惊叹。 “凤凰, 玉儿是我们的骨肉吗?” 《*****NO.4 中原小红》你看, 都是我自己做的, 你慢慢吃吧。 “不知道为什么, 一点红很怕见到白玉的家, 居然给自己做了一顿饭, 怎么, 让他吃够杀血刀, 算是鼓励吧?一想到血刀, 想起昨晚在密室里的那个, 那次谈话真的像做梦一样, 但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放在心上。”冷月默默的照亮了飞风, 白玉中满是血色的刀芒。 “这白玉是我面前的吗?那个冷月舞声音, 会不会是…… “怎么, 不合你的口味?” “啊?不, 我在想血刀的对决。” “你一定会赢的。” “你怎么这么自信?” “因为……”她红着脸, 笑了笑, 低着头喃喃道, “因为, 你在中原有点红。”来到西域之后, 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身穿女装。身材高挑, 白大褂镶嵌着海蓝宝石, 在皎洁的月光下, 真的像是一块白玉。这张脸……有点红, 看着很亲切, 好像见过似的。不是因为半个月的日夜相处, 而是因为我们早就见过。 “你对你的父母了解多少?” “我不知道。”她叹了口气, 手指轻轻环在裙子上, “每次我问姑姑, 她就推我, 骂我, 我就跑了。她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了一夜, 我偷偷看到了。 " “如果你的父母还健在, 你最想对他们说什么?” “是……”白宇笑眯眯的看着萧红, “我在街上捡了一只小狗。”算了, 一切都会浮出水面的, 也许现在不是找出答案的时候。这丫头笑笑一时生气, 她真的能明白一切吗?一点红低着头, 吃了一大口米饭。之后, 无论白宇在大厅里说什么, 他都只是哼了两声。 *****十三年前的声音:小红, 你要记住, 作为杀手, 你必须无情,

冷血, 无爱无恨, 无笑无怒。但是, 你必须尊重生命, 尤其是对手的生命。只有这样, 你可以释放你所有的战斗精神和潜力。不要随意使用剑, 记住, 只有一把剑。面对傲慢的生活, 你只有一次机会。用一把剑杀死你的生命是你能给生命的最高贵的款待。事实上, 小红就是这样做的。他真的不轻易拿剑。那些死在他剑下的人, 从来没有第二处伤口, 只有一处, 而且是致命的! ***** “小子, 你真的是来杀我的?”他们面对面站着。冷风吹过, 沙漠的低语回荡在四周。小红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张脸, 一张饱经风霜的脸, 冷峻刚毅却又和蔼可亲。他的语气更加平静, 仿佛早料到会有这样的一天。一切都顺其自然, 简单明了。他在问是否有杀手来杀他, 能有第二个答案吗?有。一点红没有拔剑, 而是问道:“你是好丈夫好爸爸吗?”这是什么意思?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有时候不需要太多的言语, 一眼就够了。两人都在对方的眼里找到了答案。不是每一个夜晚都那么凄凉凄凉, 今夜的月光很美。然而, 月亮阴晴不定, 人也有厄运和好运。这一刻能否预知下一刻的生死?只有沙漠才能真正了解这一切。 *****NO.5 波摩罗 当一点红色和一把血刀同时出现在圣火宗的大殿前时,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惊, 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小红, 你在干什么?怎么不杀了这个大魔头?你只是说说而已。”白宇连忙赶了上去。抓住他的肩膀, 继续颤抖。 “玉儿, 不是小红的事。”薛道轻声说道。 “什么, 你叫我?你这个刽子手, 我要为会众报仇!” “玉儿, 住手!” “阿姨, 你怎么……” “你不是很想知道你的亲生父母吗?”阻止白玉满堂。 “我的父母?你这是什么意思?” “有点红!你……”沙漠飞风颤抖着叫道。 “宗主, 我知道, 我无意中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事情, 有因, 有果, 有些事可以忘记, 但不能隐瞒一辈子, 而且, 这对不公平白玉满屋子。” “有点红, 你说什么?你怎么能对你姑姑这么不讲理!” “姑姑?哼!她是你妈, 你爸是你最讨厌的血刀!”一点红冷冷的说道。实在没办法委婉的表达, 只好勉强, 希望对她的打击不会太大。寂静, 就像一只无形的黑手, 扼住了所有人的喉咙。除了火把的噼啪声外, 听不到任何声音。偌大的大厅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哈哈——” 诡异邪恶的笑声充满了空荡荡的大厅。拐角处走来一个瘦弱的老者, 干巴巴的,

眼中闪烁着奇异的绿光。他的手中, 拄着一根奇形怪状的手杖, 手杖上刻着蛇头, 碧绿的眼睛。此人正是一电红刚来时遇到的圣火教大祭司波摩罗。 “好感人的一家人团聚, 呵呵。二十年后, 他们又重逢了。”*****接下来就是懒得花太多笔墨了。如果说这位大祭司暗恋飞风沙漠二十多年, 你信吗?如果我说他一直在监视这个领导的座位, 你会相信我吗?如果说二十年前他故意安排大漠飞风和雪道见面, 你信吗?他还导演了血刀家族灭亡、圣火教四分五裂、劳燕分居、一家人无法相认、几乎化为血肉20年的悲剧。后来也是他导演的, 你信吗?你不能不相信它。不管信不信, 故事还要继续讲下去, 而作为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真的很累, 不得不在场外解释这些旧事。 ***** “哈哈——”的笑声中充满了苦涩和怨恨。如果他有爱, 他的心早在二十年前就死了。白宇呆呆的站在那里。她现在需要的不是别人的回答, 而是一种痛苦, 一种痛苦提醒她, 这不是梦。可怜的孩子, 一下子接受这一切并不容易。这不是她的错, 但她只能独自承受所有的痛苦。一把小红和一把血刀几乎同时跳了起来, 一把剑, 一把刀, 从不同的方向向波莫罗袭来。 “小红, 你这个叛徒, 你就不能白吞五十万两黄金吗?” “那是我和雪道之间的事, 我会有个解释的。
       不过现在是你的事了!” “我?是的, 我花钱买了你的狗命!”血刀从左侧冲了过来, 刀光一闪, 赤焰血刀击中火焰, 瞬间斩出十三刀!如果布拉穆拉是普通的一代, 没必要让小红和血刀同时联手。他的身形和步法诡异诡异, 如鬼魅一般出现又消失。他疯了!是鬼!小红知道这人的厉害。如果一个人不怕死, 他的对手是什么?于是他没有拔出一剑, 一直在鬼影儿身前盘旋, 试图找出波莫罗在对付血刀时可能暴露的破绽, 伺机出手。不可能没有一个缺陷, 对吧?一个就够了!致命一剑, 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攻击他的XXX!” (这是高级机密, 不能透露) 沉默了半晌的沙漠飞风突然喊道。瑞德想都没想, 用尽全力刺了过去。这真是一个危险的举动。为了刺出那把剑, 他必须在波莫罗的棍雨面前露出整张脸。饶氏血刀快步将其抓住, 只用刀将蛇杖推开一点。蛇杖和银剑同时刺向双方的身体。只是前者刺向了小红的右臂, 而小红则是左手出剑。三尺银剑深深刺入波摩罗的要害。波摩罗眼中闪过一抹, 憔悴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阿枫, 你还记得我, 只有你知道我的弱点。”志。一片蓝色的雾气在他和一点红色之间炸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小红的眼眶里迸发出痛楚, 眼前博摩罗的笑脸被极度夸张和扭曲, 然后就像是一只干涸的泥龟。破裂, 一块碎片掉了下来, 只剩下一张空洞的脸。一道强烈的蓝光闪过之后, 只剩下可怕的黑暗。 *****其实没那么吓人, 一放松, 疼痛就消失了。那个五彩缤纷的季节, 树下的花影, 白衣, 难道曾经是被水迷失的梦吗? ***** 恍惚间, 他发现自己站在一片绿草地上, 那是他小时候常去的地方。草地上长满了颜色鲜艳的蘑菇。妈妈说, 都是有毒的, 不能吃。为什么会想妈妈?妈妈去哪儿了?不要走, 不要离开我! “洪叔, 你哭什么?胭脂惹你生气了吗?”胭脂!你回来了?我一直在等你。你看, 我们有钱, 你快乐吗?有点红, 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杀我爹?这不是真的, 是吗?你骗我最多。 “渐渐的, 连胭脂的眼泪都看不清了。不要!不要!不要让我一个人呆着!*****” 血刀, 不, 爸爸!请救救他, 求求你! “没有人能解莫罗的花毒, 除非……” “小红, 别死, 求你了。”爸爸妈妈, 别让他死了……”这么吵?烦死我了!让我睡吧, 我睡着了不会头疼, 也不会烦恼。他自己的内功本能的反抗, 这内功很霸道, 很邪恶, 因为不是他自己的。十三年前, 他就这样被他强行输给了他, 何定鸿不是没有药, 你能解决, 你能活下来吗?? “你的命已经不是你的了, 你有点红, 中原也有点红。”不, 不要救我! “从今以后, 你是杀手, 你要发誓做一个无情的杀手!”不, 不要, 不要强迫我!好热, 好热……“小红, 你看到了吗?江湖里天天有争执和仇杀, 不可能过平凡的生活, 你只能保护自己, 保护你最宝剑捡起宝物。 “保护什么?我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你的心。” “但你说我没有心。” “不, 你有。你的心就在那里。” “那是一个湖。 “去吧,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不, 我不明白!我也不想知道。放开我, 别进来!血刀真气源源不断地传递, 一点点红色的抵抗都徒劳无功, 就像十三年前一样。各种真气混为一体, 在他身体的七脉八脉中运转。为什么, 告诉我这一切为什么。给我一个机会自己选择! “滇虹, 我不想让你死, 你说过要陪我看月亮, 你答应了。”白玉满堂哭着哭着。
       我答应了吗?我……他的大脑渐渐空了, 什么也听不见, 什么也想不起来。西部沙漠是一片悲伤的沙漠。 *****NO.6 冷无烟白宇呆呆的坐在那里, 一动不动。不管小红怎么问, 她都没有回应。到底发生了什么?易以鸿醒来后, 她就是这个样子, 而且这个样子已经很久了.圣火呢?沙漠飞凤和血刀呢?四周是一片空旷的沙漠, 只有狂风肆虐, 只有沙浪如潮水般流淌。他们都是梦想吗?在他的面前, 天与地, 风与沙, 还有一个傻丫头。右臂受伤是怎么回事?体内丰富的内能从何而来?任何人都可以向我解释并给我答案吗?大殿里满是白玉, 你却在说话。 ***** 在附近的沙漠客栈里设了个白玉满屋, 小红收到了一个帖子。 “谁送的?”他问售货员。 “他是一个很酷的人, 他没有留下名字, 他说他是我的小弟弟, 你看了就知道了。”从来没有人回来过。” “你怕什么。这是两百两银子, 我可以照顾楼上的姑娘。” 面对着猎荒沙, 易鸿踏步而去, 等着他的是什么?*****“这里面真有鬼世界, 沙漠中的风声是鬼哭的声音。”一个叫白玉满堂的女孩曾经说过。“我不相信。”小红曾经这样说过。 *****死海在沙漠鬼洞, 毒阳来袭, 风沙漫天, 分不清哪个是天, 哪个是地, 感觉就像是另一个世界, 沙的世界, 人的世界“小红, 你来了。” 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冷哥, 是你吗?” 一点红没有回头, 四年过去了, 这个声音没有变了, 依旧是那么的低沉和庄重。 “是我, 我们又见面了。“那个声音好冷, 像夜晚的沙漠一样冰冷。依依红转身对视一眼。没有惊喜, 没有喜悦。是的, 只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你, 什么都没变。”我没有变, 你也没有变。”但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兄弟情谊了。“血刀他……”“他死在你手里, 不是吗?”“是的, 他是因为我而死的“可是……” “他是我爹!”这个小红知道, 但是冷无烟也知道嘛, 血刀来到西域的原因?他知道二十年前血刀是怎么回事吗? “我不想杀你, 你先动手吧。” “我……” “去吧!”冷无烟拿出一柄耀眼的单剑斩出。“你知道我是个杀手, 你知道的。 “四年前的你。” “四年后你还是今天, 但你不会了。” 冷无烟冲了上来, 告诉他, 他会相信吗?他会容忍血刀的旧爱吗?是的, 血刀因我而死, 但你知道为什么吗?是冷月思伦吗?不就是冷小燕吗?他和白玉满堂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吗?难怪白宇的脸似曾相识。 “冷哥, 听我说。” “拔剑, 让我知道什么是剑印!” “冷哥, 白玉吃饱了……” “我喜欢她!” “你, 你喜欢白玉满?可是……” “可是她喜欢你!”一点红愣住了, 她真的没想到。 “这对我们来说是不可能的。” “闭嘴!你这个叛徒, 看刀!”一点红不能用剑, 他的剑从来没有击中他的兄弟。什么我都没有心。从今天起, 我将做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的自己。我的心, 它不是一直在我的胸膛里跳动吗?冰冷无声的刀道风压在一点点红色之上, 让他一次次后退。 “小红, 没想到你是个胆小鬼!”别惹我, 我不会开枪的。忽然, 大地颤抖, 冷无烟弯下腰, 一条腿被卡在了沙子里。他想挣脱, 却没想到更多的沙子随之崩塌, 并没有瞬间越过他的腰。 “冷哥!”典鸿跑过去拉他。 “别过来!”时间不早了, 沙子里也粘上了一点红。而你越挣扎, 你就会陷得越深。流沙!难怪来这里的人回不去了, 都被埋在沙子里了……周围没有人, 鬼也不会来救他们。他们会默默地死去。 “小红, 还记得我们喝醉的时候吗?” “记住。那天晚上我们喝醉了, 我们在我家唱歌和喊叫。” “呵呵, 你唱的真难听。” “所以从那以后, 我再也没有喝醉或唱歌了。” “我真的很想和你再喝一杯。” “我们很快就会满是黄沙。” “……” “有点红。
       ” “嗯?替我照顾好白玉满堂。” “嗯?”冷无烟举剑斩向他, 小红本能地从沙土中抽出手, 用剑挡住, 剑半停了下来。瞬间, 万千念头从他的脑海中掠过, 这是逃跑的绝好机会, 以现在的位置, 当刀剑相撞的时候, 冷无烟只会快速下沉, 周围会出现一个短暂的真空。观点, 他比我清楚。难不成他是想用死来救我?他还把我当兄弟, 我怎么忍心让他死。但不拔剑, 就只能死!冷无言, 我这个贪生怕死的人是不是有点红?白玉曼堂此刻还坐在客栈里, 她知不知道自己有弟弟?她还记得我吗?我们都会死。一点红决定从今天起重新开始生活, 但他能对白玉做什么?他愿意死吗?剑悬在空中, 仿佛停了许久。这剑, 是砍还是不砍? ***** 有没有人听到鬼哭声?夕阳下的鬼洞格外壮观美丽。如果你去过西域, 你一定听说过这个故事。 <全文> 2000.04.01 完成稿 2002.04.23 修改稿
41.131968s